新技術新產品   助力農業增收   農民致富

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對番茄產量及土壤微生物數量


原標題:不同微生物菌劑對番茄產量及土壤微生物數量的影響

   關鍵詞:番茄(Lycopersicon esculentum);微生物菌劑;土壤微生物;產量

  中圖分類號:S144.1;S641.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0439-8114(2013)22-5452-03

作者:張麗榮 寧夏銀川人 高級農藝師

  摘要:在田間試驗條件下,采用灌根處理方法研究了不同微生物菌劑對番茄(Lycopersicon esculentum)土壤微生物數量和番茄產量的影響。結果表明,施用微生物菌劑后均能提高土壤中的微生物數量,隨著菌劑施入時間的延長,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土壤細菌、真菌和放線菌數量在結果期達最大值,分別比對照增加118.76%、34.56%和143.98%,其次是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分別比對照增加23.96%、27.98%和112.68%;同時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和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還可提高番茄產量,且增產效果顯著。

 

  番茄(Lycopersicon esculentum)是寧夏惠農區重要的經濟支柱及醬汁加工原料。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環保意識的增強,蔬菜品質與安全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關注。但受耕地的限制,蔬菜連作現象十分普遍,長期連作導致了土壤微生物菌群失衡,有害病原微生物大量繁殖,病蟲害發生頻繁,土傳病害逐年加重[1-4],同時大量施用化肥、農藥,致使蔬菜中農藥殘留、硝酸鹽含量增加,蔬菜品質下降,最終導致農業生態環境惡化。近年來,微生物菌劑(肥)已在多種作物上被廣泛應用[5-9],它內含大量的有益活菌物質及多種天然發酵活性物質,在作物根區土壤繁殖形成有益的微生物優勢菌群,能調節和改善土壤微生態環境,促進作物生長,增強作物抗病能力。目前,關于微生物菌劑對根際土壤環境影響的研究報道較少。為此,本試驗研究了5種微生物菌劑(肥)對番茄產量及土壤微生物數量的影響,旨在為應用微生物菌劑(肥)調控土壤微生物群落結構和緩解番茄連作障礙提供理論依據。

  1 材料與方法

  1.1 試驗材料

  試驗于2011年4~9月在石嘴山市惠農區紅果子鎮屯河鄉的番茄種植基地進行。供試土壤為壤土,其有機質含量為20.6 g/kg,堿解氮含量為86.1 mg/kg,有效磷含量為31.4 mg/kg,速效鉀含量為280.0 mg/kg,pH 8.5。供試番茄品種為屯河8號,試驗區為連續種植2年的番茄重茬地。

  1.2 試驗設計

  試驗共設6個處理,分別為F1: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有效活菌數≥2 000萬/g,北京世紀阿姆斯生物技術有限公司),300倍稀釋液;F2:金滿田863微生物菌劑(有效活菌數≥2億/g,德州陽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300倍稀釋液;F3:元秘植白金(含生物清地菌SP≥2.2億/g,上海農安生物科技發展有限公司),600倍稀釋液;F4:EM微生物菌劑(原液,含光合菌、乳酸菌、酵母菌、放線菌、芽孢桿菌等10屬80多種有效微生物,鄭州白益科技有限公司),500倍稀釋液;F5: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有效活菌數≥2億/g,中農綠康(北京)生物技術有限公司],150倍稀釋液;對照(CK):不施肥。采用隨機區組排列,3次重復,每小區面積20.3 m2,起壟單行種植,壟寬1 m,株行距40 cm×40 cm。番茄于2011年5月4日移栽定植,5月30日對試驗區的番茄植株進行灌根處理,施藥后管理同大田。

  1.3 樣品采集及測定

  1.3.1 土壤樣品采集 分別于2012年7月15日(開花期)、8月3日(坐果期)、9月6日(結果期)采用五點取樣法采集各處理小區的土樣,土層深度為0~20 cm,將靠近植株的不同位點的土樣混勻裝入保鮮袋,帶回實驗室進行土壤微生物數量的測定。

  1.3.2 土壤微生物數量測定 采用稀釋平板法測定新鮮土壤中細菌、真菌、放線菌數量,細菌采用牛肉膏蛋白胨瓊脂培養基;真菌采用馬丁氏瓊脂培養基;放線菌采用改良高氏1號培養基。實驗步驟:稱取10 g土樣分別加入備好盛有90 mL無菌水的三角瓶中,置于振蕩器上振蕩10 min,從所制懸浮液中吸取1 mL移入9 mL無菌水的試管中,依次類推稀釋至所需濃度。真菌稀釋103倍、放線菌稀釋104倍、細菌稀釋105倍,3類微生物測定分別在培養3、7、9 d后統計菌落數。

  1.3.3 產量測定 在番茄收獲期,每處理隨機取5株,統計單株產量、結果數、小區產量,計算取其平均值。

  1.4 數據分析

  利用Excel 2003進行數據整理,利用DPS統計分析軟件進行新復極差Duncan’s法顯著性分析。

  2 結果與分析

  2.1 不同微生物菌劑(肥)處理對土壤細菌數量的影響

  從表1(參見上面原始文獻圖片,下同)可以看出,不同微生物菌劑(肥)處理對番茄土壤的細菌數量存在差異。開花期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金滿田863微生物菌劑(F2)、EM微生物菌劑處理(F4)、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細菌數量均高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68.95%、44.23%、113.56%,118.76%,元秘植白金處理(F3)的細菌數量最少,比CK降低了59.95%;坐果期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土壤細菌數量最多,比CK增加了306.92%,顯著大于其他各處理;結果期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和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細菌數量均高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23.97%、29.27%,金滿田863微生物菌劑處理(F2)細菌數量最少,比CK降低了60.02%。從整個測定期可看出,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土壤細菌數量呈持續遞增趨勢,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的細菌數量與CK相比先升后降而后又升,說明兩種微生物菌劑(肥)施用后有利于改善土壤微生態環境,增加土壤細菌的數量。

  2.2 不同微生物菌劑(肥)處理對土壤真菌數量的影響

  從表2可以看出,開花期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的土壤真菌數量顯著大于CK,比CK增加了303.96%,其余各處理與CK間差異不顯著;坐果期金滿田863微生物菌劑處理(F2)、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真菌數量顯著大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247.88%、299.70%,EM微生物菌劑處理(F4)比CK降低了44.55%;結果期金滿田863微生物菌劑處理(F2)的真菌數量最少,比CK降低了57.93%,其他各處理均大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27.99%、5.13%、18.24%、34.56%。從整個測定期可看出,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和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同細菌數量的變化趨勢相似

  2.3 不同微生物菌劑(肥)處理對土壤放線菌數量的影響

  從表3可以看出,開花期除元秘植白金處理(F3)的放線菌數量低于CK外,其他各處理均大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17.76%、36.18%、41.39%、20.43%;坐果期以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放線菌數量最多,且顯著大于CK,比CK增加153.55%;結果期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放線菌數量顯著大于CK,分別比CK增加了112.68%、143.98%

  2.4 不同微生物菌劑(肥)處理對番茄產量的影響

  從表4可以看出,不同處理對番茄產量的影響不同,各處理單株產量、單株果數、小區產量均高于CK,與CK相比,單株產量增加9.09%~32.09%,單株果數增加12.56%~26.09%。各處理中以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F1)、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F5)的增產效果最好,分別增產32.1%和25.7%,說明施用兩種微生物菌劑后可顯著提高番茄產量。

  3 小結與討論

  本研究結果表明,施用不同微生物菌劑(肥)均可提高土壤中的微生物數量,在番茄整個生育期以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在結果期土壤細菌、真菌和放線菌數量最多,分別比對照增加29.27%、34.56%和143.98%,其次是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結果期分別比對照增加23.97%、27.99%和112.68%。說明這兩種微生物菌劑施入土壤后在作物根系周圍形成了有益微生物優勢菌群,提高了土壤微生物的活性,增加了土壤微生物數量。開花期、坐果期測定結果顯示,元秘植白金處理土壤細菌、放線菌數量偏低,可能是由于該菌劑對植株處理的設置濃度所導致的,此結果還有待進一步研究。不同微生物菌劑(肥)施用后均能提高番茄產量,尤以阿姆斯復合微生物肥處理和中農綠康微生物菌劑處理最好,分別比對照增產32.1%和25.7%。由此可見,微生物菌劑(肥)應用增產效果顯著,這與之前的研究結果一致[10-13]。

  土壤微生物是土壤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成分,它對土壤中植物有效養分的轉化和吸收、有害生物的綜合防治及土壤生物修復都起著重要作用。有研究報道,植物對土傳病害的抗性與根際土壤微生物有密切的關系[14-17]。鑒于此,本研究從土壤微生態的角度出發,通過應用微生物菌劑(肥)來調節土壤的微生態平衡,抑制或減少病害發生,以滿足生態農業可持續發展的需要。

  參考文獻:

  [1] 郭 軍,顧閩峰,祖艷俠.等.設施栽培蔬菜連作障礙成因分析及其防治措施[J].江西農業學報,2009,21(11):51-54.

  [2] 邢宇俊,程智慧,周艷麗.等.保護地蔬菜連作障礙原因及其調控[J].西北農業學報,2004,13(1):120-123.

  [3] 吳鳳芝,趙風艷,劉元英.設施蔬菜連作障礙原因綜合分析與防治措施[J].東北農業大學學報,2000,31(3):241-247.

  [4] 鄭良永,胡劍非,林昌華,等.作物連作障礙的產生及防治[J].熱帶農業科學,2005,25(2):58-62.

  [5] 王明友,楊秀鳳,鄭憲和,等.復合微生物菌劑對番茄的光合特性及產量品質的影響[J].土壤肥料,2004(4):37-39.

  [6] 張麗萍,黃亞麗,程輝彩,等.土壤微生物制劑防治草莓連作病害的研究[J].土壤,2007,39(4):604-607.

  [7] 張志剛,董春娟,高 蘋,等.蔬菜殘株堆肥及微生物菌劑對設施辣椒栽培土壤的改良作用[J].西北植物學報,2011,31(6):1243-1249.

  [8] 趙 貞,楊延杰,林 多,等.微生物菌肥對日光溫室黃瓜生長發育及產量品質的影響[J].中國蔬菜,2012(18):149-153.

  [9] 雷先德,李金文,徐秀玲,等.微生物菌劑對菠菜生長特性及土壤微生物多樣性的影響[J].中國生態農業學報,2012,20(4):488-494.

  [10] 王明友,李光忠,楊秀鳳,等. 微生物菌肥對保護地黃瓜生育及產量、品質的影響研究初報[J].土壤肥料,2003(3):38-41.

  [11] 李北齊,王倡憲,孟 瑤,等.生物有機肥對鹽堿土壤養分及玉米產量的影響[J].中國農學通報,2011,27(2):182-186.

  [12] 房運喜,趙玉榮,錢國平,等.微生物菌劑在砂姜黑土區小麥上的施用效果初步研究[J].安徽農學通報,2007,13(4):190.

  [13] STEEGE M W T, STULEN I, WIERSEMA P K, et al. Efficiency of nitrate uptake in spinach: Impact of external nitrate concentration and relative growth rate on nitrate influx and efflux[J]. Plant and Soil,1999,208(1):125-134.

  [14] 姜 飛,劉業霞,艾希珍,等.嫁接辣椒根際土壤微生物及酶活性與根腐病抗性的關系[J].中國農業科學,2010,43(16):3367-3374.

  [15] 段春梅,薛泉宏,呼世斌,等.連作黃瓜枯萎病株、健株根域土壤微生物生態研究[J].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10,38(4):143-150.

  [16] 劉瓊光,楊 艷.番茄品種抗性與青枯菌和土壤微生物的關系[J].仲愷農業技術學院學報, 2006,19(3):31-34.

  [17] 李勝華,谷麗萍,劉可星,等.有機肥配施對番茄土傳病害的防治及土壤微生物多樣性的調控[J].植物營養與肥料學報,2009,15(4):965-969.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一级超级黄大片-免费看黄色片-欧美生活片-免费观看日本黄免毛片